【新春走基层】除夕夜的公交守护者

  每天凌晨3点半,孟大鹏就已经起床准备出门了。4点半他抵达车队,签到、做酒精检测、去调度室领钥匙。完成系列准备工作后,他来到车场大院开始对出车车辆进行例行检查:前风挡、后视镜、手刹、刷卡机、座椅……一切确认完毕,他会向调度员报告:“41路车例检完毕,可以随时发车。”   孟大鹏是北京公交集团的一名驾驶员,负责北京41路公交车的早班线路。自从2010年通过晋升考试由售票员转为驾驶员以来,他已经养成了不太需要闹钟就能醒的生物钟。此外,每天凌晨出车前的这套60余项例行检查早已成为他的工作习惯。  孟大鹏引导乘客佩戴口罩有序乘车。(北京公交集团第二客运分公司 刘蕊摄)   每年除夕,他会做一件极具仪式感的事情:作为一名早班车司机他都会“跟末班”,一起跑完全年的最后一圈。    “可能对很多司机来说,跟不跟末班无所谓,公司也没有这个要求,但我不一样,”他略显固执地说,“跑完最后一圈回到场站通常已经夜里12点多了。把车稳稳当当停进院里,顺利插上充电线,再交还钥匙,到这,一年才算过完了。那一刻公交长了一岁,我在北京公交也又成长了一年。”    孟大鹏对公交有着很特别的感情,他的父亲就曾是一名公交晚班司机。据他回忆,从小到大父亲几乎没在家过过年,每年除夕母亲都带着他和姐姐到场站给父亲送饭。要是恰好遇到调度,父亲还没吃几口就得发车离开,再见到父亲就是大年初一的早上了。为此,他们家的“年夜饭”专门改成了初一中午吃。父亲退休后,一家人终于有了团圆的春节,但没几年,孟大鹏也成了公交人。“我们家过年总缺人,大家都习惯了。”孟大鹏笑着说。  孟大鹏的父亲(左)向孟大鹏展示自己当年在北京公交集团担任驾驶员时的工作照。(刘蕊摄)   春节是合家欢聚的喜庆日子,但对孟大鹏来说,除夕却是一年中“最如履薄冰的一天”,春节期间出车,更要打起十二分小心。41路公交车沿途要拐20次弯,经过64个红绿灯、3座立交桥,其中一站路有20个连续井盖……这些细节孟大鹏如数家珍。每当车辆遇路口、拥堵路段、转弯和上下坡路,他都会不厌其烦地提醒乘客注意安全,扶好坐稳,在他看来,“一句提醒可能就是安全和不安全的界线。”尤其春节期间,扶老携幼、举家出行的乘客增多,有的乘客从亲友家做客之后往往喝过酒,有的小朋友拿着糖葫芦、风车上车,还有乘客因为过节的喜悦一时忽略了特殊时期要佩戴口罩乘车……对于春节期间出车可能发生的情况,经验丰富的孟大鹏早已有所准备。    虽然有些辛苦,但除夕夜上班也给他留下很多美好回忆。刚当上驾驶员开晚班的那年,末班车经过一处红灯的时候,看着窗外万家灯火,孟大鹏情不自禁地拿起喇叭说:“今天是大年三十儿,我代表北京公交所有员工,祝大家新年快乐!”话音刚落,车内便响起一阵掌声。“新年快乐!师傅辛苦啦!”乘客们的积极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一阵暖流涌上心头。在那之后,每年春节给乘客拜年便成了他的保留项目。    还有一年除夕,行驶到正义路路口的时候,一位阿姨突然走到驾驶室旁,对他说:“小孟,这个给你,三十儿辛苦啦!”说罢,便把一张百元纸币拍到了仪表盘上。孟大鹏一愣,第一反应是这样不安全,接着连忙拒绝并表示感谢。    虽然谢绝了阿姨的“压岁钱”,但孟大鹏心里暖暖的,这位乘客阿姨的发自内心的热情之举无疑是对多年来踏实工作的一种认可和鼓励,同时也让他更加坚信:不论在什么岗位,只要做好本职工作,都能得到社会认可,实现个人价值。  孟大鹏(中)和同事们通过视频向北京公交集团的同事们问候2021年春节快乐。(刘蕊摄)     春节将近,今年的除夕夜孟大鹏也会一如往年,在公交上度过。最近,他正忙着整理关于疫情下司乘服务的研究,并计划完成这些年撰写的安全行车、乘客心理等论文集的发表。当被问起个人新年愿望时,三句话不离公交话题的他终于说了点“题外话”:“儿子今年期末英语99,数学97,就语文差了点,88分。下学期我希望他三科都能上95。”    出生在两代公交人之家,孟大鹏8岁的儿子也特别喜欢公交,梦想成为和爸爸一样优秀的驾驶员,但孟大鹏却不太赞同:“到那时候无人驾驶肯定早就成熟了。将来我希望他从事科研工作,搞点公交车的车辆设计、材料力学……”没说几句,孟大鹏就又绕回了他无比热爱的公交事业。  (责任编辑:admin)